>

转型要规模还是要价值,三年再造一个新国寿

- 编辑:betway必威登陆网址 -

转型要规模还是要价值,三年再造一个新国寿

  来源:慧保天下

保险业正在经历今年以来最高级别的人事调整。王滨卸任中国太平保险集团董事长职务,赴任国寿集团公司董事长,接替杨明生。而王滨腾挪后,华润集团原总经理罗熹补位,空降中国太平。王滨在位七年,太平集团的七年发展可圈可点,“三年再造新太平”已实现,今年再提“四个太平”战略构想。接棒保险业“老大”国寿集团,王滨将面临寿险主业国寿股份的转型,以及国寿集团资源整合、人员老化更新等各方面的挑战。 挑战1 寿险转型的取与舍 现年60岁的王滨,历任交通银行副行长等重要职位,2012年跨界进入保险业,成为太平集团掌门人。 王滨接手之时,太平集团总保费不到500亿港元,总资产不到2000亿港元。在履新不到一个月后,王滨提出“三年再造新太平”目标。2014年太平集团完成这一战略目标,达到了总保费、总资产、净利润较2011年翻一番的经营指标。今年,太平集团首次入围世界500强。完成了“三步走”战略的第一步。 在完成这一“小目标”之后,王滨接替即将退休的杨明生,成为国寿集团重组改制15年来的第五位掌门人。虽然王滨在太平集团时业绩平云直上,但国寿集团与太平集团体量并不相同,国寿集团本来就是保险业“老大”,旗下国寿股份作为三地上市公司,又是寿险“老大哥”,作为国寿集团的新任掌门人,王滨守住国寿集团和国寿股份的“老大”地位并不轻松。 为国寿集团业务占比最大的国寿股份面临的问题,也将是王滨需要考虑化解的。受行业压缩中短存续期人身险业务的“134号文”影响,国寿股份今年以来的新单保费明显下滑,新业务价值受到冲击。 据了解,在转型升级之后,国寿股份大幅压缩趸缴业务,着力发展期缴业务,导致新单业务持续收缩。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国寿股份实现新单保费收入1253.21亿元,同比下滑24.26%;新业务价值281.66亿元,同比下滑23.66%。国寿股份总裁林岱仁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:“整个行业在调整转型下,国寿要抓住机遇,长痛不如短痛。根据目前情况来看,在续期拉动保费的情况下,减掉500多亿元的趸缴不会让总保费下降。而且,计划到今年底,趸缴保费占总保费的比重维持在2%左右。” 国寿业务转型过程,是要规模,还是要价值,这是摆在集团掌门人面前的一道选择题。 挑战2 “科技国寿”任重道远 近年来,科技赋能保险业成为一个热门话题,国寿集团也不例外,曾宣布大力推进“科技国寿”战略,持续优化流程。早在2015年,国寿就出台了《关于深化中国人寿(21.110, -0.15, -0.71%)大数据应用的指导意见》,确立了国寿大数据应用的顶层设计和行动指南,力图全面实施大数据战略,构建全新的数据驱动经营管理新模式,这与王滨今年提出的“科技太平”如出一辙。未来,王滨如何将“科技太平”的思路应用于“科技国寿”也值得关注。 杨明生多次强调,“科技国寿”战略是公司整体战略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对内要使科技成为公司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和核心竞争力,对外要成为国寿的重要品牌之一。在国寿集团2018年上半年经营形势分析会上,杨明生指出,下半年要坚定信心,保持战略定力,把价值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,积极主动转型;把服务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,主动融入高质量竞争;把科技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,全面推动创新发展。 据了解,经过两年多的“新一代综合业务处理系统”建设,目前,“网上国寿”已经建成,“智慧国寿”取得进展,正向“数字国寿”继续推进。具体来看,国寿集团积极推进数字化职场建设,为1.1万余个职场网点搭建了以互联网为主要业务承载的无线网络环境;不断深化数字化自主经营体系应用,打造从获客、养客到职场经营闭环运作的智能数字化平台,建成线上职场1.7万余个、线上团队2.7万余个;持续拓展智能应用场景,在大数据、实时计算、智能语音、人脸识别、深度学习五大智能平台建成的基础上,推出或优化智能重疾险反欺诈、智能核保、智能客服、智能语音导航、智能运维机器人等一系列应用。 不过,这些新科技成果如何应用并推动业务发展,也是国寿集团领导需要思考的问题。王滨能否将“科技国寿”的战略延续,以及将“科技太平”尚未完全推行的想法融入,值得期待。 目前,国寿集团业务版图不断壮大,参股国寿资管、国寿 财险、国寿养老,下设国寿养老养生投资有限公司、上海瑞崇投资有限公司、国寿等多家子公司。在2016年入主广发银行,业务范围全面涵盖寿险、养老保险、资产管理、银行等多个领域。作为国企的国寿集团,在资源配置方面则一直存在壁垒。如何将各板块实现联动,在集团内部实现共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 挑战3 捍卫保险业“老大”地位 国寿股份的发展,将决定国寿集团在保险业的地位。而国寿股份,市场份额却不断下滑,从2011年的33.3%降至2017年的19.7%。 据万联证券数据显示,国寿股份作为中国寿险业的老大,股改上市十年后,在2013-2017年的五年间,原保费收入由2013年的3267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5123亿元,基本实现两年跨越 一个千亿平台,成为国内首家总保费过5000亿元的寿险公司。其中,续期保费由2013年的1907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2881亿元,年均复合增长率超10%; 2017年首年期缴保费和续期保费之和占总保费比重达到78.3%,续期保费拉动效应进一步显现,持续发展能力大幅增强。 不过,由于近年来中小险企的迅速崛起,占领挤压大型保险市场份额,加之国寿主动优化结构、控制趸缴业务规模,使得市场份额连年下滑,2017年企稳至19.7%,但仍占据行业第一的位置,但2018年最新数据显示,领先优势在逐步缩小,行业地位遭遇一定挑战。对于王滨而言,能否守住“老大”的位置成为当前最紧要的难题。 2017年,保险营销员数量达到807万人,同比增长23%,但增速较2015、2016年明显下滑。万联证券分析师缴文超认为:“2018年一季度受利率高位震荡及严监管影响,寿险公司开门红普遍不理想,营销员产能较去年同期明显下降,在产能下降、收入增长受限的情况下,队伍留存是寿险公司目前面临的重要挑战,预计2018年行业营销员增速将进一步下降,部分公司或将出现负增长。” 一方面是国寿股份进行“反击”保市场,另一方面国寿股份资源共享也是国寿集团未来发展必然的选择。面临不断市场化的金融服务领域,作为国企的国寿集团在资源配置方面则一直存在壁垒。一位业内人士指出,国寿股份作为寿险老大,市场份额和客户资源较为丰富,但是在集团内部实现共享举步维艰,要想打破各子公司间的信息数据壁垒,实现资源联动整合对于国寿而言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 2018年,被国寿确定为高质量发展元年。杨明生在其中报致辞里表示,这将是“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”。继任者王滨将如何走这条“前人没有走过的路”,在未来的日子里给市场交出一个答案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来源:新浪财经

  在中国人保、中国太平一二把手调整到位,9月7日,中国人寿集团新一任董事长也终于揭开面纱。杨明生到龄退休,刚刚卸任的原中国太平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王滨接任,中国人寿集团步入王滨时代。

  至此,新一轮保险央企的人事调整工作正式进入高潮阶段,各公司新的核心领导班子一一揭晓:中国人保缪建民搭档白涛,中国太平罗熹搭档王思东,中国人寿则是王滨搭档袁长清,唯一悬念只剩中国信保,新的总裁王廷科已于7月上任,而现任董事长王毅已经62岁,且在该岗位工作已满6年。

  不过所有这些副部级保险央企当中,最有看点的莫过于国寿集团,一方面,辖下拥有国内最大的寿险公司,一举一动牵涉市场走向,而2018年也注定是其人事大调整年,旗下子公司国寿股份、国寿财险一把手均面临退休;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其面临的情况更加复杂,在转型的关键档口,其与主要竞争对手之间的规模差距却在不断缩小,要规模还是要转型成为摆在掌舵人面前最棘手的问题。

  王滨已然60岁,在主政中国太平时期曾有过“三年再造一个新太平”的傲人业绩,如今面对2017年底总资产达3.6万亿元,总保费近5900亿元的庞然大物,其又能否复制往昔“三年再造”的辉煌?

  当然, “三年再造”还只是一个远期目标,对于王滨而言,或许更迫切的问题是如何调兵遣将,2018年国寿集团旗下主要子公司核心领导干部均到龄退休。此前坊间有传闻称,国寿股份一把手人选已经确认,而另据媒体报道,国寿财险的掌舵人也已在内部公示,并上报。如今随着王滨的到来,国寿股份和国寿财险两大重要子公司总裁人选会不会有变数?

图片 1

  王滨,出生于1958年,1983年开始,先后任职于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商业厅,体改委员会,黑龙江省政府;

  1990年进入金融行业,出任中国人民银行黑龙江分行办公室副主任,一年后调至总部工作,担任办公厅秘书处正处级秘书、处长;

  1993年12月至2000年1月,历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筹备组办公室负责人、办公室副主任、办公室主任、江西分行副行长、江西分行行长;

  其后进入交通银行工作,历任北京分行副行长,天津分行行长,北京分行行长,总行副行长、北京管理部总裁,后又兼任执行董事;

  2012年3月进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,出任董事长、党委书记直至2018年9月。

  国寿大换防

  自2012年从保监会副主席之位调任中国人寿董事长、总裁开始,杨明生在中国人寿工作已经满6年。他1955年出生,今年已经63岁,已经达到退休年龄。按照中组部和国资委的规定,原则上,央企领导班子成员退休年龄为60岁,根据情况可以放宽到63岁。

  在此之前的2017年5月,来自光大证券的袁长清已经正式出任国寿集团总裁,而如今,原中国太平董事长王滨又将接替杨明生出任国寿集团董事长,国寿集团新一轮的人事调整至此算是完成了最核心的部分。

  不过,这还只是此轮国寿一系列人事“换防”的开始。2018年是国寿的大换届之年,主要子公司核心领导干部均将到龄退休,例如,国寿股份总裁林岱仁、国寿财险总裁刘英齐均系1958年出生,均已经年满60周岁。

  此前,坊间传闻,国寿股份新的一把手已经明确人选,为国寿集团某位副总裁;而国寿财险,据媒体报道,也已经确定新的接班人,为原国寿股份副总裁赵立军,此前其任职资格已经在公司内部进行公示,只是暂无下文。

  而更早的时候,国寿集团旗下其他子公司的一把手也都已经进行调整,原国寿养老险总裁苏恒轩调任国寿集团副总裁之后,原国寿电商总裁崔勇调任国寿养老险总裁,原国寿财险副总裁章海峰则调任国寿电商总裁。

  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人事安排都发生在王滨执掌国寿之前,至于之后还会出现哪些变动,尚未可知。

  三年再造新国寿?

  摆在王滨及其国寿同僚面前的并不是一副轻松的担子。值得注意的是,相对而言,王滨也已不再年轻,其1958年出生,2018年正好满60周岁,这也就意味着,如果不出意外,其在国寿集团的任职,最长也只有3年,在主政中国太平期间,其“三年再造”、“三年精品”战略深入人心,而面对国寿集团的3年时间,其又能否破除各种阻力,再造一个新国寿?

  执掌中国太平6年时间,王滨给保险业界人士留下的印象颇为鲜明。

  王滨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“央企担当”,而这也是他在掌舵中国太平之初,就提出”三年再造一个新太平”的原因所在。知情人士透露,在王滨看来,一个央企,业务规模过小的话,根本就无法体现自身的责任担当。

  2014年,中国太平顺利达成“三年再造”计划,总保费收入、总资产、净利润相比三年前均实现翻番。2018年,王滨卸任前夕,中国太平更是首度上榜《财富》杂志“世界500强”,跻身世界大型企业,为他的6年太平生涯,划下圆满句号。

  在重视规模的同时,王滨也非常注重业务品质。2014年“三年再造“计划收官,其随即抛出“精品战略”,立志“打造最具特色和潜力的精品保险公司”,其核心就是要正确处理规模与价值的关系,既保持适当规模,更强调价值成长。

  中国太平内部广泛流传的一个段子是,某位高管问王滨“我们到底是要规模,还是要价值?”,王滨的回答是:“如果我只要一样,要你干嘛!”

  由规模、价值两手都要抓,两手都要硬的王滨出任董事长,对于当下的国寿集团来说,或许的确是最恰当的选择,因为阻碍国寿集团发展的最大的纠结之处就在于“要规模还是要价值”这个问题。不过国寿集团与中国太平毕竟有太多不同,接下来的3年时间,对于王滨而言,注定不会轻松:

  体量差距甚大,管理难度陡升。截至2017年底,国寿集团总资产已经突破3.6万亿元,而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总资产尚不足6000亿元,前者是后者的6倍,这种体量上的巨大差异,体现到工作中,就会转换为管理难度的成倍数增加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何拟定发展目标,更重要的是如何保证战略落地,无疑将是王滨掌舵国寿集团后需要面对的首个问题。上百万的内外勤员工,各地机构巨大的差异,公司本身复杂的历史沿革,也都将进一步加剧这一问题。纵观国寿集团过往,也曾拟定不少计划,但就最终的效果却往往出现折扣。

  资质禀赋大相径庭,管理思路如何调整?同为保险类副部级央企,国寿集团与太平保险集团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,这也最终导致了二者在资源禀赋上的大相径庭。太平保险集团始创于1929年,建国后立足香港,主要经营海外业务,2001年方才在内地复业。就像同时期成立的大多数保险公司,太平保险集团的复业从城市开始,先利用银保渠道突围,其后个险渠道方才渐渐壮大,更是以“三高团队”闻名行业。

  而国寿集团则大为不同,寿险公司1996年方从人保独立,一直根植于中国内地市场,分支机构遍布全国各地,近年来,其在中心城市的地位受到更大冲击,但在广大乡村,依然拥有广泛影响力。从渠道发展路径而言,也是先团险,再个险,之后才是银保。

  资源禀赋上的巨大差异,意味着于中国太平有益的一套方法论,对于国寿集团却未必奏效,加上时移世易,保险市场已经不再是6年前的保险市场,对于王滨而言,一切都需要重新开始。

  国寿股份要规模还是要价值?市场地位于国寿股份而言,一直是最鲜明的政治红线,只是相对于格局僵化的财险市场,寿险市场总是充满变数,随着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崛起,快速攫取市场份额,国寿股份市场份额在过去数年快速下降。2012年还明确表示要确保寿险主业”三分天下有其一“,到2017年底,其市场份额却仅剩19.7%。

  市场地位至上,又面对主要竞争对手的穷追猛打,国寿股份转型一再延后。2018年上半年,其虽然狂砍银保渠道趸交保费500亿元,市场份额也有所回升,但很明显,其新单期交大部分都来自三年期及以下产品,这意味着,市场份额下滑的痛苦只是暂时缓解,未来,其依然面临艰巨的转型业务。

  如何使寿险主业在保持市场地位的同时,实现业务价值的显著提升,平衡好规模与价值的关系,显然正是对于国寿集团以及国寿股份新一届领导人最大的考验。

  国寿财险如何突破增长瓶颈?相对于寿险市场的风云变幻,财险市场格局相对稳定很多,但这也意味着,一家险企一旦发展至一定程度,则很难进一步突破,国寿财险显然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僵局。

  如下表所示,自2016年底成立以来,一直到2012年,国寿财险一直保持同比40%以上的增速,市场份额也快速增至4%以上,但自2013年其保费收入突破300亿元开始,保费收入增速骤降,保费收入瓶颈开始显现。到2017年,其保费增速更是降低至10.85%——这是其自成立以来首度出现保费增速低于行业平均增速的情况,市场份额也因此首度出现负增长。

图片 2

  银行业务如何整合?杨明生主政国寿集团6年时间,最大成绩莫过于成功收购广发银行,推动国寿集团朝综合金融集团迈进一大步。然而,如何充分发挥广发银行的优势作用,将其业务与国寿集团原有业务进行深度整合,进而提升国寿集团整体协作能力,无疑还有很多路要 走,收购的成功仅仅是一个开始。王滨与杨明生经历类似,同样有着长期的银行工作背景,这种跨行业的经历,或许会给国寿集团作为一个综合金融集团的发展带来不一样的视角。

  盈利能力如何提升?2018年《财富》杂志500强榜单显示,国内保险集团中,中国平安2017年营业收入1441.97亿美元,国寿集团营业收入1202.24亿美元,从业务规模来看,二者还处于同一个量级,但从利润总额来看,国寿集团却远远落后于中国平安,前者只有2.67亿美元,后者则高达131.81亿美元。就连营业收入远远低于国寿集团的人保集团,2017年利润总额也有23.82亿美元,远高于国寿集团。包袱重、成本高、盈利能力不足,成为国寿集团最真实的短板之一。

  科技国寿怎么破?纵观国寿集团主要竞争对手中国平安,科技能力已经成为其最鲜明的标签之一,也已经成为其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的重要保证因素。对于庞大的国寿集团来说,要想保持竞争优势,弥补科技短板迫在眉睫。

  杨明生主政国寿集团期间对此高度重视,除收购广发银行之外,其另外一项贡献就是主导构建了“新一代”系统,从顶层设计上对中国人寿进行了全面业务流程再造,国寿e店、国寿e宝两大平台更成为“新一代”建设的核心产品。杨明生曾对其予以高度评价:“中国人寿发展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,是决胜未来的奠基性工程,彻底改变了寿险公司的信息技术面貌。”

  在这一点上,王滨与杨明生“英雄所见略同”,他也高度重视技术在保险公司发展中的作用,2017年也曾提出“科技太平”的口号。入主国寿集团之后,“科技”也依然会是其所须面对的重大议题之一,如何定位,如何落地,都直接关系未来发展。

  整体能否上市?国寿集团全称是中国人寿保险(集团)公司,没有“股份”二字,其目前是财政部辖下央企中唯一一家尚未实现股改的企业,集团整体上市也因此一直延宕不前。究其原因,上世纪90年代由于大量销售高预定利率产品造成巨额利差损,其后为推动国寿股份上市,遂将该部分业务剥离至国寿集团,形成了每个月监管保费收入表中都可以看到的“国寿存续”。此举解决了国寿股份的上市的难题,却成为集团整体股改上市的“绊脚石”,且一直牵绊至今。在王滨时代,国寿集团心心念念的整体上市会实现吗?

  对于王滨个人而言,能够掌舵国内最大的保险集团之一,无疑是对其过去6年工作的最大肯定,然“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”,未来3年,其面对的困难也将超乎以往。国寿的庞大、国寿的复杂,国寿的沉重,考验着其政治智慧,战略能力以及管理水平。按照王滨在中国太平的行事风格,中国人寿究竟是要规模,还是要价值或许很快就将见分晓。

  命运车轮转动,国寿集团的王滨时代,来了。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责任编辑:张文

本文由betway必威登陆网址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转型要规模还是要价值,三年再造一个新国寿